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双生七
    等吃过早点后,围坐在桌旁的四人一合计,共同决定暂时不去管玄紫烟和离幽,还是先混入魔宫去再说。

     鸾清欢有自己的打算。

     凌碧草相传就在天门郡,可她昨日旁敲侧击的向店家打听了半天,也没打探出点有用的消息,既然民众毫不知情,那凌碧草估计多半就在魔宫中了。

     而且,当初大师姐爱上的就是魔道中人,能被他们大师姐喜欢上,想必那人修为不会太低,多半也是在魔宫中。

     既然当日传送法阵出了问题,将他们几个送到这里来,也就说明冥冥之中,自有注定,魔宫是一定要去的了。

     但问题是,如何混进魔宫去呢?

     他们本来是要被传送到终朝郡去的,终朝郡是玄天宗也就是所谓的正道修真人士的地盘,当时他们一门心思都是如何遮掩妖气,根本没有想过怎样让周身魔气缠绕,这下可真是伤脑筋了。

     “对了”阿长突然恍然大悟般的一拍桌子,满是期待的看向鸾非墨:“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小法器施展障眼法,让周身看起来黑气缭绕啊!”

     鸾非墨闻言一挑眉:“嗯哼?然后呢?”

     “然后”阿长语气弱了下去,嗫嚅道:“你应该有这样的小法器吧?”

     “我还一直觉得你脑子有坑呢,你有吗?”

     鸾非墨一张嘴向来不饶人,阿长本来就有些怕他,此时听他这么一说,吓得一下噤了声,可怜巴巴的求助鸾清欢。

     其实这次真的不怪鸾非墨,就算他一向喜欢以嘴毒的方式表明“少招惹本少爷”,但又不是真的见人就咬。

     还不是阿长没脸色往上撞,本来自来到人间后,大家就被一堆的突发状况整得颇为烦躁被动,偏偏此时阿长还说得他像个卖法器丹药的,就是卖法器丹药的,也不可能将所有功用的法器都带在身上吧。

     想是这样想的,但鸾清欢依然瞪眼道:“好了,先别内讧——没有就没有吧,再想办法。”

     听她这么说,鸾非墨扭头看向她:“我是没有,但你有。”

     见她一脸不解,鸾非墨又道:“暗黑老头珠在你身上吧?”

     然后,还没等鸾清欢说什么,皎白就接道:“怪不得呢,见你最近周身总有一丝黑气。”

     阿长:“······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老头还有猪啊?”

     皎白拿着伪装成折扇的九幽无骨扇轻敲了下阿长的头,笑道:“又胡说,这暗黑老头珠是当日非墨连同月练珠一起炼制的,因炼制之时,咳,出了点问题,所以使用之人周身会缠绕一丝黑气。”

     其实并不是炼制之时出了问题,而是鸾非墨故意为之,本来是暗戳戳的想给太尊添点堵,但没想到太尊并没用,还给了鸾清欢。

     暗黑老头珠的使用方法和月练珠是一样的,使用之时需要滴血于其上,之后,使用此珠者周身就会黑气缠绕。

     但因此时鸾清欢还尚未在此珠上滴血,所以皎白只隐隐看到一丝黑气缠绕,却也并不明显。

     鸾清欢听皎白这么半遮半掩的起了个话头,就大致明白了过来,不禁心中暗喜。

     结果,还没等她暗暗盘算好,旁边就伸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只听鸾非墨漫不经心道:“给我。”

     鸾清欢装傻:“给你什么?”

     本来四人正围坐在一张小桌子旁,每人占据一边,此时鸾清欢话音刚落,坐在她旁边的鸾非墨就突然用双撑起桌子,倏得探身到她面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鸾清欢被逼得向后仰了仰,心虚的干笑了两声。

     “你是不是正盘算着怎么一个人偷偷混进魔宫?”

     两人的脸此时距离不足三寸,鸾非墨说话时的气息笼罩着鸾清欢,纤长的睫毛像是要扫到她脸上,让鸾清欢一瞬间的失神。

     “是不是想着刀山火海也你一个人去?你把我这未婚夫当摆设?!”

     鸾清欢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昨日她和阿长跟店家闲扯时,其实主要是阿长在她的授意下跟店家闲扯,打听到最近魔宫好像在选低等婢女,如果以这个身份混进魔宫,就既不显眼,又可以慢慢打探消息,毕竟低等仆役间最喜欢的就是扯闲话。

     阿长肯定是不合适了,虽然她面和心善,很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但考虑到她的应变能力,实在不是吃细作这碗饭的。

     至于皎白和鸾非墨。

     男人混进魔宫本来就不如女人这般容易,更何况皎白谈吐气质皆不俗,很容易就会引起别人怀疑。

     鸾非墨如果通过常规手段混进魔宫肯定也不容易,但如果当个男宠什么的,魔宫的各大长老甚至魔君估计都是求之不得的,反正天门郡历来断袖之风盛行,很是荤素不忌。

     想到鸾非墨成为男宠,鸾清欢很是不厚道的勾了勾唇,但看着眼前横眉立目的人,又不禁一抖——这要是被鸾非墨知道,她竟然想到这么龌龊的地方,非闹得天翻地覆不可。

     鸾清欢本打算将自己的一番推论说给鸾非墨听,跟他晓之以理,但结合他们过往的经历,她很沮丧的想到,和鸾非墨讲道理就纯粹就是对那什么弹琴。

     不知是因为鸾非墨眼里浓浓的担心,还是因为之前神树祭时,鸾清欢对他那点不为人知的态度转变,鸾清欢讲理的话到了嘴边,却又转了个弯。

     她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无奈几分埋怨道:“还不是因为你容貌太过,不当摆设还能怎么办?”

     鸾非墨一下就被这种不事先通知,擅自开撩的犯规行为给震住了。

     虽然鸾清欢这话态度实在算不上含情脉脉,话里的每个字就算掰开了、揉碎了也没点柔情万种的意思。

     但“早早就有了未婚妻,结果现在初吻都还在”的某人,愣是从这平淡无奇的话中尝到了点糖渣的味道。

     鸾非墨心中一下炸开了三千朵烟花,嗓子眼都在冒烟。

     “那什么”鸾非墨舔了舔嘴唇,打蛇随棍上道:“既然你早已垂涎我这张俊脸,那我随你选个地方亲,我建议你选嘴唇,真的。”

     鸾清欢:“·······”她哪个字说自己垂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