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水麒麟一
    水麒麟,王者妖兽也,大荒招摇丘万载寒潭所出,性喜吞噬怪物,擅驭水,可震慑群怪——《万妖图谱》

     阴长老这时明明可以直接杀了鸾清欢,可他偏偏就改刺为削,要废她一臂,这明显是有意羞辱于她,而且,断断是不会轻易让她死去了。

     鸾清欢此时已是避无可避,但她如何能忍下这般羞辱,她当即强行提起灵力,只觉被伤过的内府仿佛同时被千万把利刃割裂,疼的她大腿都抖了起来,冷汗也唰了流了下来。

     她全身的筋脉好似都在叫嚣着反对,但鸾清欢活似失去了痛觉一般,将全身的灵力聚于一掌,恶狠狠的怒视着面前的阴长老,像是被逼到绝境的头狼。

     阴长老被这杀气腾腾、泛着红光的眼神一盯,有些不舒服的一顿,他喜欢玩猫虐老鼠的游戏,但并不意味着他想和老鼠同归于尽。

     就在这时,他感觉身后有一阵疾风袭来,竟比秋雨后的寒风更加阴冷,剑锋未至,已带动得厚重罗帐不住翻飞。

     阴长老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身后直浸骨头的阴冷要比鸾清欢带给他的危险大得多,当下不再犹豫,将渡劫后期的修为附在体外,形成一个严密的保护结界的同时,一抖手腕,将剑锋对准身后之人。

     人间名剑和上古神器短兵相接,当的激起了一阵紫色电光,承影在满室黑暗中显出它吹毛断发的剑身,似实非实,如影非影,绝非凡品。

     直到看到承影剑掩映后的主人,鸾清欢才慢半拍的感觉到右手虎口被震动后的麻痛顺着筋脉直抵肩颈,加上内府的刮痛和筋脉的枯竭,当场成了个半身不遂,差点连手中的寒清骨笛都掉在了地上。

     虽然此时鸾非墨和鸾清欢同在渡劫期,但一则鸾非墨本来就已经达到了渡劫中期,后面又得到了承影剑的先天之力,进益更是一日千里。

     二则剑修本就得天独厚,尤其鸾非墨本身的妖气与剑气极为契合,他本人又天资卓绝,就是面对同样渡劫中期的人和妖,他也照样能把对方打的满地找牙。

     又如鸾清欢和阿长虽同在渡劫初期,但因阿长基底打得囫囵吞枣,是个连《妖修法典》都没能好好读过一遍的“伪”渡劫期,若是真的要两人打上一场,阿长肯定坚持不了一刻钟。

     所以,即便此时阴长老是打着十二分的小心应对鸾非墨,一剑之内,他不仅没占到任何便宜,反而被承影剑击碎了保护结界。

     他被随之而来的第二剑逼得退了一步,此时他早已看出承影剑绝非凡铁,硬抗的话只会将自己的本命剑折在此处。

     阴长老只得再次祭出杀招,催动全身灵力聚于“刺青”处,那刺青受了刺激,全身瞬间涨大了一倍不止,身上的鳞片如有实质的散发着红亮的光,接着,它发出了一声暴怒的蛟吟,巨大的蛟头仰面直冲出来。

     因为浴殿内本就一片昏暗,刚才鸾非墨的注意力又一直在鸾清欢身上,根本无暇仔细分辨阴长老身上的“刺青”,此时听着似曾相识的蛟吟,再看那颇为熟悉的蛟头,被惊得猝然说不出话来。

     也就是这一瞬,蛟头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居然咬住了承影剑锋,鸾非墨本能挥剑就要斩去,就在这时,鸾清欢突然惊恐至极的大叫一声:“不要!”

     伴随着这一声惊叫,鸾非墨也蓦地反应了过来——眼前并不是他的幻觉,这蛟影可能真的就是大师姐。

     这封印妖灵的邪术他以前也曾看见过,妖灵亡,宿主只会受重创,但若宿主死了,妖灵就一定会死。

     鸾非墨的后背一下沁出了一层薄汗,手腕一转,承影剑堪堪擦过赤蛟的嘴角,近乎小心翼翼的被他收了回来。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轻伤了缘故,赤蛟居然在半空顿了一下,那仿佛燃烧着莽原怒火的眸子似乎清明了一点,她看了眼承影剑,又看了看鸾非墨,脸上露出了一点人性化的疑惑。

     就在鸾清欢刚刚把提起来的心向下放了那么一点点时,阴长老居然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蹿到了她身边,眼看着剑已贴近勃颈处。

     鸾清欢的瞳孔骤然放大,堪堪装下了阴长老嘴角边的狞笑和不远处鸾非墨脸上的急怒和惊慌,这一秒仿佛被拉的极长,而瞳孔之外的物体瞬间退得极远,她的大脑一时一片空白。

     突然,“砰”的一声,还没等鸾清欢好好品味一下濒死前的恐慌,凶手已委顿于地,赤蛟又重新变回了刺青附在他胸前的皮肤上,在她茫然又诧异的目光中,露出了身后一脸漠然的离幽。

     直到这时,行宫中为数不多的侍卫才闻声赶来,纷杂的脚步声掺着几分慌乱的议论声,仿佛是为了远远的给浴殿内的“凶手”示警。

     鸾非墨和离幽一左一右的拉住鸾清欢的手臂,难得没有意见分歧的齐声道:“先离开这。”

     鸾清欢挣了一下,没有挣开,只能焦急道:“带上这个阴长老,大师姐还被困在他体内!”

     旁边两人俱是一顿。

     其实就是鸾清欢自己也知道,带走阴长老实在不是一个好办法,一则阴长老在魔宫位高权重,他的失踪肯定会在天门郡引起轩然大波。

     而他们三个又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把他藏在哪里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渡劫后期的大修士,醒来后肯定不可能任他们摆布,实在是一个极大的安全隐患。

     二则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解开封印的妖灵,现在贸然将人劫走,到时可能反受其威胁,更何况大师姐此时明显是一副失去自主意识的状态。

     可她既然已经见到大师姐,大师姐又是现在这样子,又怎么能将她一个人丢下?

     外面纷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虽然侍卫们多是一些修为较低的魔修,但虱子多还要人命呢,若是被这些人拖住脚步,到时候不知又会生什么变。

     这时,鸾非墨手掌下滑,不轻不重的捏了下她的掌心,占了一个十分隐晦的便宜,然后正人君子般的开口道:“我们发现了凌碧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