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双生二
    被人群围在中间的果然是阿长。

     此时她正被一个黑衣少女拉扯着,要不是旁边有皎白拦着,这黑衣少女的拳头肯定早就落在阿长身上了。

     “她偷了我的钱袋,你还敢拦着?”黑衣少女怒不可遏的将手中的钱袋高高举到了皎白面前,满脸戾气的怒吼。

     阿长正极力想要挣开黑衣少女的手,闻言也瞪眼回敬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偷的了,肯定是有人趁乱挂到我身上的。”

     “挂到你身上?”黑衣少女冷笑:“你怎么不直接说钱袋是自己长腿跑到你身上去的?”

     围观众人哄然一笑,显然也认为阿长的话不可信。

     鸾清欢盯着那黑衣少女看了一会儿,只见她周身黑气弥漫,看来是魔道中人无疑,一个魔道中人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当街与人纠缠,这说明什么。

     她扭头看向鸾非墨,无声的用眼神询问他,后者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里肯定就是天门郡了!

     也就只有在魔道大本营天门郡,魔道的人才敢如此嚣张。

     魔道之人做事一向心狠手辣,若不尽快把这事解决,阿长少不得要在她手底下吃亏的。

     想到这,鸾清欢不再犹豫,直接走上前去,一把扯住了黑衣少女乱挥的手,正颜厉色道:“你如何证明这是你的钱袋?又如何证明这钱袋并不是你偷来的?”

     鸾清欢并不相信阿长会去偷别人钱袋,也根本不可能去偷,倒是这个魔道的黑衣少女,她就不信,几个宵小的手段能骗过魔修的眼睛。

     黑衣少女闻言气得瞪圆了眼睛,阿长也惊得瞪圆了眼睛,她心中暗道:“阿欢什么时候竟也学会倒打一耙了?”

     在她印象中,鸾清欢一向守规矩守到刻板的地步,不是百分之百确定的事情绝不会随便说出口,像这样胡诌胡编、倒打一耙的话还真是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

     “钱袋里面有一颗刻着我名字的灵珠——紫烟。”说着,黑衣少女就要打开钱袋,将那珠子拿出来。

     鸾清欢心念一动,暗暗捏了个法诀,刚要打出一个火球烧掉那钱袋,就听到上方传来一声叱呵:“你这妖孽,还要霸占我的名字和灵珠到何时?”

     众人抬头,只见一白衣少女翩然而下,挥剑就向那黑衣少女斩去,黑衣少女迅速弯腰侧身,敏捷的避开了剑锋。

     此时,鸾清欢才看清楚,这两个少女竟长得一模一样,连瞪眼蹙眉的动作都极其相像,简直就是一个人,只不过那白衣少女周身气息尚算纯净,应该是修真道士。

     “我霸占你的名字和灵珠?”黑衣少女嗤然一笑,怒道:“你没日没夜的跟踪我,怕就是想要杀了我,然后取而代之吧——去死吧,妖孽!”

     鸾清欢:“······”为什么人间这么喜欢用“妖”来骂人,还骂得如此莫名其妙,明明道士和魔修才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看到她们已经打斗成了一团,鸾清欢赶紧拉起阿长想要趁机溜走,但没想到黑衣少女酣战之时还有心情顾到她们,见她们要走,一剑就削了过来。

     阿长见状毫不犹豫的召出赤焰鞭就抽了出去,那黑衣少女见到赤焰鞭,不知怎么,居然呆住了。

     这一愣神的功夫,竟被阿长一击得手,她手中的剑也因此被阿长卷了去,同时,肩膀被白衣少女从后面刺中,汩汩的流出鲜血来。

     黑衣少女见形势危急,不知从哪摸出一张符咒来,拿着符咒口中念念有词后,就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鸾清欢几人刚到人间就招惹了魔、道两家的人,还暴露了本命法宝,这实在不算一个好的开端,若是就此被道士或魔修盯上就更糟糕了。

     因此,见黑衣少女逃走,几人立刻走出了人群包围圈,不想再过多的引起众人注意。

     可他们还没走几步,身后就有一道清脆的女声叫住了他们:“几位道友请留步。”

     几人脚步俱是一顿,回头就见那白衣少女正拨开人群向他们走来。

     看来这白衣少女的修为是远低于他们的了,不然也不会完全感觉不到他们身上的妖气,她口中称他们为道友,估计就是因为几人周身气息纯净,她误以为他们也是修真道士了。

     不过话说回来,鸾清欢等人此时的修为已相当于人族的元婴初期,在人间,元婴初期的大修士一般都已是各大门派的长老,深居浅出,轻易不会到街上晃荡。

     而经常在外闲逛的修士,一般修为较低,确实难以感觉到他们刻意收敛的妖气。

     “刚才多有得罪,玄紫烟在这里给众位赔罪了,还望见谅。”

     原来这白衣少女叫玄紫烟,如果刚才没听错的话,那黑衣少女也说自己叫紫烟,再联想方才她们两个互相指责对方霸占自己的名字,这白衣少女还为了黑衣少女向他们道歉,几人一时都是疑惑万分。

     鸾非墨本来正苦大仇深的瞪视着自己衣服上被挤出来的褶皱,若不是顾忌着街上人多,估计他早就一把扯下外裳扔到一旁了,省得玷污他尊贵的双眼。

     直到听见玄紫烟道歉,他才纡尊降贵的半抬起眼皮,骄矜的斜睨了她一眼。

     也不知是不是这姑娘长得恰好还算入眼,他竟难得怜香惜玉的接过了话头:“你的道歉我先暂且收着”。

     这反应实在太过反常,而且想必鸾非墨也清楚,以他们现在这种情况,还是不要招惹来历不明的人为好,可他偏偏就招惹了,因此,连旁边的号称“大荒第一暖男”的皎白都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

     鸾清欢听见鸾非墨这话,也是一愣,继而仔细看了看对面的玄紫烟,嗯,清丽脱俗,长得确实不错。

     “你一天不招蜂引蝶会死啊”鸾清欢差点气得七窍生烟,在心里默默将鸾非墨骂了个狗血喷头,当然,身为妖族储君,她面上依然是一派云淡风轻、闲适从容。

     觑着鸾清欢的脸色,再看看对面被鸾非墨桃花眼一扫而满面娇羞的白衣少女,阿长拉了拉皎白的衣袖,小声道:“大白师兄,阿欢吃醋了。”

     周围瞬间一静,几人齐齐看向鸾清欢,只见她还是和往日一样,一脸的严肃正经、波澜不惊,丝毫不能从那一本正经的表情里找到任何有关“吃醋”的蛛丝马迹。

     鸾清欢闻言愣了半响,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故作镇定的紧绷着脸,掷地有声道:“绝无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