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双生三
    毫不吃醋的鸾清欢任由未婚夫带上了来历不明的美少女,还因太过开心而“不小心”踩脏了鸾非墨的衣袍,没办法,人就是这样,得意忘形嘛,太过开心总是容易举止失当。

     鸾非墨也很开心,看着被踩脏的衣袍居然越看越可爱,一双桃花眼简直说得上含情脉脉了。

     除了离幽外,其余人都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吓得自动退让了三尺,酸得牙根都开始隐隐作痛。

     在这满空气的酸腐臭味中,几人花了近一刻钟才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刚刚定好几间上房,鸾非墨就一阵风般的卷到房间里“梳妆”去了,因为太过急切,以至于都忘了叫鸾清欢前去服侍。

     看着翩若惊鸿飞奔上楼的身影,玄紫烟忍不住感叹道:“从小到大,我还真没见过生得这般美的男人,就连七彩衣都穿得这般好看。”

     “你当然没见过”鸾清欢磨牙暗道:“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男人,他是男妖,还是一只专注于‘妖颜惑众’并且不安于室的男妖。”

     “冒昧问一下,这位玄小姐可要吃点什么东西?”皎白适时发声,略显生硬的转移了话题,然后,指了指旁边的空桌,示意几人坐下来聊。

     玄紫烟依言坐了过去,边道:“我早已过了辟谷期,倒也不需要吃什么,不如来壶清茶,不知众位意下如何?”

     离幽闻言清清冷冷的不置可否,鸾清欢点了点头表示无所谓,阿长满脸失望的“哦”了一声。

     皎白见状笑着摇了摇头,招呼跑堂的店小二过来,温声道:“一壶清茶,一杯木樨清露,清露要多放糖”,说完,又转头看向一脸欣喜的阿长,道:“阿长,修真之人不可太重口腹之欲,下不为例。”

     阿长闻言立刻忙不迭的点头,就差变回原形摇起尾巴来了,毫无可信度的满口答应道:“一定一定,谢谢大白师兄!”

     等茶和清露都被端了上来,玄紫烟也开始讲起她和那黑衣少女的关系:“我们其实也算是同一个人。”

     “同一个人?”鸾清欢和阿长异口同声的反问道。

     玄紫烟点了点头:“她是妖物所化,可不论是外貌、性情、修为还是对过去的记忆,都与我一般无二,这妖物叫‘双生’,以人执念为食,而后化身为原主,它的目的就是抢走本体最重视、最珍爱之物。”

     阿长听后顿时拍桌而起,气哄哄道:“天下竟有这般无耻之妖!”

     皎白忙将她又拉着坐了下来,同时满脸歉意的对着邻桌怒目而视的人笑了笑,然后,他问道:“想必她还没能成功。”

     玄紫烟闻言一顿,接着整个肩膀都垮了下去,眼神也暗淡了很多:“她已经成功了——她已经夺走了我最重视、最珍爱之物。”

     鸾清欢之前从未听说过“双生”这种妖,本来还在怀疑她可能说谎,但看她这神情语气倒不似作假,一副确有其事的样子。

     于是,她开始分出一部分神识,探入了识海内的《万妖图谱》,查探起叫“双生”的妖来。

     “她,她夺走了你什么?”

     尽管皎白一直在旁边对阿长使眼色,她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忍不住问出了这往伤口上撒盐的问题。

     幸好玄紫烟也并没生气,摆出一副没什么好隐瞒的态度,回道:“我玄门中人最重品性名声,这妖物便化身成我,堕入了魔道,还······还与那魔君关系不清不楚,将我的名声尽数毁了去。”

     “我无颜再待在玄门,便千里迢迢的跟来天门郡,就是想要亲手除掉这妖物。”

     虽然玄紫烟态度坦率,愤怒痛苦之情也不似作假,但她提到魔君之时,皎白还是听出了她语气中略微的僵硬。

     更何况皎白从小被耳提面命最多的话之一就“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他本能的觉得玄紫烟把事情最要紧的部分给隐去了。

     鸾清欢没有皎白那么多心思,但她也明白,一个人复述一件事时,总是喜欢站在她自己的立场上的,不可偏听偏信。

     因此,等玄紫烟说完,除了阿长当场表明要帮她之外,其余人全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时,鸾清欢也终于在识海中查探到了双生妖,据记载称,双生本无原形,以人执念为食,唯执念散尽,方可灭之,同样,若她想要收服双生,也得先散尽本体执念才行,还真是一个颇为棘手的妖。

     看玄紫烟的态度,大概她还不知道这些,估计她还以为自己能一剑结果了那妖呢。

     “那我们就帮帮她呗”。

     鸾非墨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把鸾清欢吓得差点跳了起来,看来她刚才想问题真是太入神了,居然都没察觉到鸾非墨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她看着鸾非墨,不禁觉得人间经常说的“多智近妖”,也不无道理,就像今日,他们刚开始都以为鸾非墨是精神失常了才会想多管闲事,结果,兜兜转转,这事他们还真就得管。

     鸾非墨先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嫌弃了椅子一会儿,接着暗自施展了十遍清洁术,这才纡尊降贵的在她身旁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然后,他活似没骨头般的以手撑头,迎上玄紫烟感激的目光,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这双生妖是何时、何地、因何出现的,你可还记得?”

     听了这话,玄紫烟的脸色骤然变了几变,之后,才吭吭哧哧道:“她是五年前出现的,在晚上,当时我已就寝,迷迷糊糊中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等我猛地睁开双眼,就看到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我吓坏了,急急忙忙去找父亲,可等我将父亲叫来时,她却已经不见了,之后,才知道她堕入了魔道,我也是因此才追到这来的。”

     玄紫烟只说了双生妖出现的时间、地点却没有说出最关键的原因。

     虽然只有知道了原因才能找到收服双生妖的办法,但玄紫烟此时明显一副不想说的样子,鸾清欢也就没再追问,交浅就不可言深,否则只会适得其反,她还是要再等上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