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神树祭五
    虽然鸾清欢及时的调转了方向,但堪堪擦过黑气边缘时还是体会了一把千刀万剐的滋味,左翅膀瞬间被伤的血肉模糊,看来这奇怪的阵法还真是威力极大。

     她不能就这样被困在古怪的心魔里!

     周围危机四伏,鸾清欢却迫使自己先冷静下来,她闭上了眼睛,开始默念《妖修法典》里的清心经文:“······固守虚无,以养神气,神行气行,神住气住,七窍相通,照耀金庭,神返于心,收心守一。”

     接连默念了好几遍,可心中的恨意和怒意却只涨不消,她猛地睁开了双眼,只见漫天的黑气正向她压来,里面的杀伐之气令人窒息。

     鸾清欢心中的怒火又腾地燃烧了起来,一种想要玉石俱焚的冲动在她脑海里横冲直撞,摧毁了才刚刚恢复一点的理智。

     顾不得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了,她催动着气海中的灵气游走于周身脉络,此举虽然令她的体型又增大了数倍,但同时身上的伤口也全都被撕裂开来,鲜血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鸾清欢念着自己都不太明白的咒语,她感到全身都滚烫起来,覆在她周围的青色火焰越燃越盛,将本来被黑气遮得昏天暗地的周围照得一片亮白。

     那黑气仿佛也感受到了火焰的威力,竟向周围退却了几分。

     她却并没就此罢休,而是催动着灵气令火焰又涨了几寸,鸾清欢自己也被烧的有些迷糊了,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就快被烧干了。

     “娘子”

     谁在叫她?唔,好像是鸾非墨。

     咦?鸾非墨,好熟悉的名字,但他又是谁呢?

     她的意识越来越不清醒,朦胧中好像看到对面那天族太子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他周围的天兵天将一片东倒西歪、哇哇乱叫,之后,那天族太子以神力化箭,直直向她射来。

     她竟是抑制不住的开心,满心即将同归于尽的解脱感。

     “娘子!娘子!”

     通灵镜中的声音愈发急切,鸾清欢蓦然清醒,是鸾非墨!

     鸾非墨在唤她,她不能就这样被困在心魔里。

     她还有没问他最喜欢的香料是什么,她还没问他这通灵镜还有什么厉害之处,她还想要他再为她炼制一颗月练珠。

     她仿佛闻到了鸾非墨身上永远层层叠叠、忽远忽近的暗香,仿佛看到了他桃花潭般的眼睛,她的心里升起了一股近乎殷切的期盼,想要从来处来,归到归处去,从今以后,随心所欲不逾矩。

     纵前途茫茫,亦心有微光。

     她蓦地睁开了双眼,心魔幻象消失,在她面前的依然是粗大无比的树干,周围一切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一股无法忽略的焦糊味。

     鸾清欢撑着树干的手开始不住发抖,她身上火辣辣的痛,可见刚才若不是突然惊醒,她非把自己烧干或自爆而亡了不可。

     她低头看了一眼,万幸的是,周身皮肤完好,但是,衣服全都烧没了!

     她从没有像这一刻这么嫌弃自己皮肤白过,白得简直辣眼睛。

     头顶有金光闪烁,被紫雾包围着的《万妖图谱》和寒清骨笛缓缓的落入了她的手中,然后渐渐隐入到了她的体内。

     鸾清欢得到了期盼已久的《万妖图谱》,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因为她在思考着一个重要的问题——连底裤都烧没了的未婚少女如何假装自己在穿着衣服。

     难道她没被困在心魔里,却要被困在这神树迷瘴中吗?

     正当她欲哭无泪之时,脑海中突然灵光一动,对了,既然鸾非墨可以炼制出通灵镜这样的法器,那是不是说,他也有可能炼制过传送法器,例如可以传送衣服的那一种?

     不管有没有,她得先试着联系下他,就说,嗯,就说在里面出了点状况,然后,衣服刮坏了,对,就是这样。

     想到这,鸾清欢放松下来,她呼出了一口长气,低头看向地面。

     这次的铜镜应是鸾非墨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做了防火措施,虽然被烧的有点焦糊,但看起来并没有影响使用。

     鸾清欢屈膝打算将铜镜捡起来,但手堪堪将要触碰到铜镜之时,才突然发现铜镜此时是镜面向下的状态,然后,她又想起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这通灵镜能听到人的声音,那是否也能看到影像?

     她触电般的缩回了右手,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若她刚才真的将铜镜捡了起来,而铜镜恰好可以看到她这边的影像——那画面她可以想象得到,真的。

     一帮男女老少听到了鸾非墨急切呼唤娘子的声音,担忧储君安全的众人全都围了上来,一起看向铜镜,然后,画面出现了······

     画面太美,还是不要想了。

     正在这时,通灵镜中又响起了鸾非墨的声音:“娘子,你还好吧?”

     鸾清欢吓得向后猛然一蹿:“好你个头!”当然,她并没嚷嚷出来。

     通灵镜是指望不上了,她只得又看向神树,十二分虔诚的许愿道:“神树在上,信女鸾清欢恳求神树赐衣。”

     愿望刚许完,鸾清欢抬头就看到了一件赤红色的衣服从天而降,而且速度还不慢,她大喜,忙屁颠屁颠的伸开了双臂,打算接受这神树的馈赠。

     等到她和“衣服”距离不足两丈时,鸾清欢才蓦然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件衣服,而是个大活人!

     想躲是来不及了,本来她想着,至少把胳膊先收回来吧,但“衣服”坠下的速度实在太快,而她脑子下达指令到手臂时又慢了一拍,等人都砸到胳膊上了,鸾清欢才堪堪将手臂收回,正好抱了那人满怀。

     那人有一双浅棕色琉璃般的眼睛,五官干净而精致,虽满脸茫然但丝毫不影响周身的高贵清冷。

     鸾清欢暗惊:“这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的视线落到了鸾清欢的脸上,或者说是她右眼角边的海棠花胎记,猝不及防的,他伸手触摸到那胎记之上,开口道:“这是我赐给你的。”

     声音如玉石敲击、水珠跳跃,说不出的好听,一点点的抓挠着鸾清欢的心。

     “砰”

     鸾清欢吓得松开了手。

     那人本来正愣愣的发着呆,好像也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吓到了一般,此时她一松手,他毫无意外的被摔到了地上。

     然后,他自下而上看向了鸾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