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街头魔术
    第一章街头魔术

     初春的正午,阳光明媚,处处透着勃勃生机。繁华的商业步行街,行人熙攘,女人们簇拥笑谈,男人们则提着大包小裹在身后相随。

     商场下的一间咖啡厅中,一张餐桌旁落座了两名女孩,而有一名男孩立在其中一人身侧,男孩个子中等但颇为瘦弱,身上随意地穿了一件T恤与牛仔裤,齐耳长的短发如一团鸡窝般蓬乱不堪,颇有些那种艺术家的风范。

     他们周围则围了一群人,其中还有咖啡厅的服务人员,只见他们聚拢在那里,饶有兴趣地样子,却不知在他们在看些什么

     只见那女孩从手提包中翻找时许,然后递予了男孩一枚一元硬币。男孩将之接过,伸出两指夹住,放在桌上敲了敲:“这是一枚非常普通的硬币,大家可以检查一下!”

     前排的围观群众接过硬币,传递了一圈,确认无误后方才将之递还到了男孩的手中。

     “ok,那麻烦小姐可否在上面做个标记?随便一个签名或者图案便好。”男孩从怀中摸出了一款“sharpie”黑色速干签名笔,女孩接过后,提笔在硬币上写了些什么。

     待女孩写完后,男孩拿回笔:“麻烦你将硬币上的笔迹吹干,谢谢!”待那笔迹已干,男孩接过硬币,称赞了一句:“Cassie?你的英文名吗?非常好听的名字!”女孩得他称赞,开心地一笑。

     男孩拿着硬币向周围地观众展示了一圈:“好,那么现在,这枚硬币上有了Cassie小姐的签名,所以可以说这枚硬币可以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硬币了。”说到这儿,他伸出手执在硬币上搓了搓,似是在确认签名无法抹掉。

     他将硬币握在了手中,这时,他目光一转,看向了Cassie:微微一笑:“Cassie小姐,硬币已经到了你的头顶,你没有发现吗?”

     众人循声望去,只是却什么都未曾发现。

     “好了,跟大家开个玩笑,接下来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各位都睁大眼睛看好了!”话音刚落,他右手的中指与左手的大拇指一用力,用转硬币的方法将那枚硬币释放。

     恰在此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硬币在空中高速旋转,却未曾坠落,而是漂浮在那里!人群中响起一片哗然,不少人都目透疑惑与震惊盯着空中的硬币。

     而男孩此时又伸出左手,在硬币的四周随意挥了挥,似乎在告诉大家周围什么东西也没有。他收回左手,对着虚空微微用力,似乎在挤压什么东西,与此同时,硬币越转越慢,更为诡异地是,它竟然缓缓的出现了一个弧度。待那硬币停止转动之后,它的一边翘起,形成了一个将近九十度的夹角!

     “哇!”人群中惊哗连声,大家都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Cassie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男孩将硬币接住,握在手中,给大家展示了一番:“签名还在上面!”

     “天啊,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超能力吗?”

     由于大部分的人都只在电视上见过魔术,当真让其观看面对面观看魔术之时,视觉的冲击无比巨大,令他们爆发出阵阵惊叹。只是任凭他们想破脑子也想不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男孩十分陶醉于旁人震惊的神色,他面带微笑,将硬币递还到了Cassie面前:“这枚硬币送给你留作纪念!”然后,便不顾身后观众惊叹的目光,回到了座位上,而人群虽然散去,但却依然有人沉浸在这惊讶之中,回不过神来!

     男孩端起桌上的咖啡,微微抿了一口,目光无比欣慰。他叫柏敬琋,今年年龄方才十六,从十二岁岁起开始学习近景魔术,如今他打算凭借魔术不带一分钱环游台岛,同时达到锻炼自己的目的。他最大的理想,便是成为一名真正的魔术大师,获得梅林奖!

     当他思绪如飞间,一个女孩却悄然而至,坐在了他的对面。

     柏敬琋还过神来,抬起头,打量了眼对面的少女,观其外貌,像是刚过碧玉之年。而她此时身着一袭淡蓝长裙,如瀑般的黑色长发披在肩头,面容清秀,肌肤吹弹可破,一双翦水秋瞳笑吟吟地望着柏敬琋。

     初看之时柏敬琋有些惊艳,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收回目光。被少女这般瞧着,他也微觉扭捏,不由露出一抹和煦笑容:“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找我吗?”

     女孩甜美一笑,伸出白皙修长的玉手:“你好,我叫吴妙晴,叫我妙晴就好。”

     男孩疑惑地伸手与之轻轻一握:“柏敬琋!”

     “你刚刚表演的魔术我在旁边远远地看了,非常精彩!”吴妙晴收回玉手,称赞了他一句。

     “哪里哪里!”柏敬琋直摇手,故作谦虚,不过此时他心中早已乐开了花,被一名如此美丽的少女称赞,任谁都会心花怒放的!这女孩的的目的应该和他所想相差不多,八成是看了魔术之后颇觉不可思议,此时来寻求答案的。

     “我虽然没学过魔术,但对之有着一定的了解”,吴妙晴的话令柏敬琋面上的笑容一凝:“可否容我猜猜这魔术的原理?你不会介意吧?”

     猜测落空,柏敬琋遗憾的同时却又来了兴趣,莫非吴妙晴也是同行不成?他再度面露笑容:“当然,我刚刚的流程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说无妨!”

     “硬币悬浮的方法,这个蛮好猜的,就是运用了隐线,‘狼蛛’什么的都可以,在你试图验证硬币上的笔迹会不会被擦掉的同时将蜡抹在了硬币上,不知我说得对是不对?”吴妙晴眼眸微眯,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柏敬琋面上平静,但内心却委实不太好受,因为女孩猜得八九不离十,就是不知后面的流程她又是否能够揭秘。他未曾回答吴妙晴的反问,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挥手示意她继续。

     “我注意到你之前让那名女孩吹干硬币上笔迹的时候,右手悄悄伸入了口袋,拿了一个道具,可以运用杠杆原理掰弯硬币的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