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不好惹的魔术师
    第四章不好惹的魔术师

     然而此时,他见少女神色,却颇觉不忍,小声保证说:“不会,我一定会回来的!”

     这时,吴山拉过柏敬琋,在他耳畔小声说了银行地点及保险柜密码,所幸那家银行不需要指纹验证,不然今日便不好办了。柏敬琋将吴山所说的牢牢记在心中,临走之时,却察觉到吴山悄悄地在他掌心中塞了块什么物事。

     不过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无法拿出瞧瞧是什么东西,只能暗施入袖手法,不动声色地将那物事收起,大步走出。

     在房门之前的时候,他却突然回过头来:“那个胖子,你叫啥来着,迈克是吗?我提醒你一句,千万别派人跟踪我,我7岁开始便在国安接受情报工作的训练,反跟踪的能力全班第一,如果我发现有任何人跟踪的话,我可就消失了哦,说不定还是带着那东西一起!”

     说完,也不顾胖子涨紫的脸色,大踏步地便往外走去。门口的保镖听见他的话后,伸臂将之拦下。柏敬琋伸手一推,没有把阻挡他的胳膊推开。然而他并不着急,只是微微一笑:“老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不知道这句话你听过没有?”说完,又伸手在他袖子下一抬,还是没有抬动!

     见状,胖子露出一丝讥笑,然而笑容刚刚浮现,却又凝固在脸庞上,看起来格外滑稽。

     “看见没,我就说嘛,多行不义必自毙,袖子竟然都能无缘无故地烧起来,当真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

     保镖闻言,也察觉到左手下面竟然有一股灼烧之感,不由低头一瞧。这一瞧,却令他大惊失色,只见他左臂的袖口竟然无端自燃,火苗跳跃。他急忙将西服外衣脱下,拍打起来,格外狼狈!

     这一番手段神乎其神,几人对他都心生忌惮,不敢再拦,而柏敬琋则拍了拍手,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那胖子望着他出去的背影,微微咬牙,初时听他说自己接受过情报训练时尚还嗤之以鼻,但刚刚那手,却让他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少年!

     “算了,把人撤回吧,不要跟着他了!”胖子犹疑半晌,方才对着耳麦小声吩咐。

     柏敬琋坐在电梯中,心中暗笑:“一帮白痴,连‘掌中火’都不知道,亏他们还装什么黑客帝国!穿身黑色西服就了不起啊!”此刻他又恢复了本性,浑然忘记了危险。

     他本欲报警,但就怕这样一来对方狗急跳墙,不由打消了这番念头。

     此时,屋外的雨势已小,淅淅沥沥地下着,只是乌云未散,星月无踪。柏敬琋出门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区中只有路边暗淡的灯光亮着,其余则是一片漆黑。

     “敌暗我明,这要是真有跟踪我的又上哪找去!”柏敬琋皱了皱眉,暗自说道。的确,如果别人在黑暗中注视着他,他根本就无从发现!

     “罢了,不管了,到了街上,老子多绕几圈,即使是有跟踪的也肯定得现出原形!”

     柏敬琋说干就干,先打了辆出租车,往相反方向行了一程,时刻注意着身后有没有跟随的车辆。不过街上虽然来往车辆不多,但已是夜间,在开着车灯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看清身后的车牌与商标,只能看清大致地轮廓。

     行了一会儿,柏敬琋下车并上了辆公交,公交车上倒是有着不少乘客,而柏敬琋却趁众人不察,颇为缺德地自一老大爷的座位旁将他的拐杖顺了过来。然后他又从怀中掏出了一顶绅士帽,戴在头顶。

     你永远都想不到,一个魔术师的大衣中可以藏有多少东西。

     他坐了几站地之后,学着老大爷的模样,佝偻着腰,手执拐杖,一步步地慢慢下了车,然后走入了地铁站。

     最终,他还是打车来到了银行,不过这番一折腾,仅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却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那些人会不会等得不耐烦。不过他们并不知具体的地点,想来应该也会耐心地等下去!

     柏敬琋跟着工作人员,依照密码打开了保险柜,这中间十分的顺利,偌大的保险柜中仅仅摆放着一枚小小的U盘,除此之外便空空如也!

     确认了一下周围并无其它人后,柏敬琋又小心翼翼地拿出刚刚吴山塞给他的物事,不过当他看到那小东西之时,却瞳孔骤缩,原因无它,只因那也是一个U盘,并且与保险箱中的一模一样!

     “这?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要李代桃僵?不过这显然不可能啊,对方只要一试便可知道其中有诈!”柏敬琋眉头紧蹙,不解其意。

     不过,他既然能玩魔术,自然便是十分聪慧之徒,是以很快便理解了吴山的用意。

     柏敬琋此时尚还在犹豫,若是不拿U盘此时离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那胖子背后显然有着不俗的势力,自己无权无势,又何必去卷入这些事情?不行,既然已经答应了吴妙晴,那边必须一言九鼎,正好戏弄那些家伙一番,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魔术!

     想到此处,柏敬琋微微地笑了,笑容格外奸诈。片刻后,他匆忙将u盘收好,离开了灯火通明的银行地下室,重新钻入了小雨之中。回去的时候他倒是没有那么多顾虑,打了辆车,很快便回到了小区门口。

     这时,他重新谨慎了起来,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与此同时,两名身着黑色西服之人在楼下拦住了他。

     柏敬琋虽然内心颇为紧张,但面上却故作不屑:“你们几个给我让开,如若不想遵循约定的话,我现在便将U盘毁了,届时大家拼个鱼死网破!”

     闻言,那两名保镖也不敢妄动,急忙向那胖子请示。那胖子听闻汇报后,心中憋屈,却不敢当真冒险:“让他上来吧!”

     见他二人放行,柏敬琋面上露出了一丝胜利般的微笑,自他二人中间穿过,走入楼中,保险起见,他并未坐电梯,而是选择了楼梯,所幸吴妙晴她家楼层不高,只是三层。

     待他回来后,吴母已经悠然性转,面露惊恐,右颊上一道红色的掌印鲜红刺眼,想必是被这一掌打怕了,是以此刻才并未大喊大叫。而吴妙晴与其父吴山都一脸愤怒地望着这些不速之客,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