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不速之客
    第三章不速之客

     在众人还沉浸在刚刚这魔术之中的时候,柏敬琋一扬手,手中又弹出了一副单车扑克。柏敬琋将扑克取出,略微展示了一下:“这是一副非常普通的单车扑克,并且是原装刚刚拆开的!”

     然后,他并没有洗牌,而是翻开了牌堆顶的一张牌,展示一下后又放了回去:“红桃A,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牌,你们想知道原因嘛?”说到此处,他又将那牌翻开,右手将之拿住,左手则伸出两个手执按在扑克的正反两面,刚好将那正中的红心挡住。

     他缓缓移动二指,这时,大家却发现,这正中的红心也随之移动,当柏敬琋将二指从牌底移出之时,牌中的红心不见了,牌面除了两个角落的图案,中间变为了一张白板,而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中竟然多出一颗草莓!

     掌声响起,连吴妙晴的眼中都有一丝诧异。柏敬琋瞧在眼里,心中得意,看来她的确是不会魔术,只知道一个魔术的核心思想叫错误引导,却不知魔术不仅仅是思想,手法也很重要!

     柏敬琋微微一笑,将草莓放在了生日蛋糕之上,同时将牌放回了牌堆顶。然后他伸出右手,做了个假装将蛋糕拿在手中的动作,然后左手稍稍掀起牌角,右手一挥,与扑克相扣。

     “伯父生日快乐!”柏敬琋将扑克摊开,只见牌面上两角还有那红桃A的图案,而中间则变成了一个蛋糕与“生日快乐”这四个大字的图案!

     “好,果然精彩!”吴山笑容更浓,大力鼓起掌来!

     柏敬琋摆摆手,刚欲谦虚地说些什么,只是这时门铃却突然响起,而且是房间的门铃!

     “奇怪,咱们没邀请别人啊,大晚上的谁会来敲门?”吴母眉头浅蹙,虽说有些奇怪,但她仍是起身前去开门。

     吴山则点了根烟,倒是并未太过在意,而是问起柏敬琋是何时开始学习魔术的。

     突然,门口传来“啊~!”的一声惊叫,听那声音,正是吴妙晴的母亲发出!闻声,三人先是一惊,继而急忙冲下楼,来到门厅。

     只见此时门厅中站着一名物业打扮的人与四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这四人身材高大,看上去便是那种冷酷的保镖。而其中两人紧紧抓着吴母,一人拿着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

     “住手!你们是谁,究竟要干什么!”刚刚自楼上冲下的吴山见状,内心震怒,大喝一声。

     保镖没有回话,而那物业打扮的人却突然笑了:“吴山,吴博士,好久不见了!”说完,他缓缓摘下了头顶的小帽。柏敬琋在旁边细细地打量这人,只见他又矮又胖,一张脸上五官挤在了一起,相貌说不出的猥琐。

     “迈克,是你!”吴山的脸上露出一抹震惊,同时又有一股怒气升腾:“你们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你们这群混蛋,不管你们是谁,快点把我母亲放了!”吴山话未说完,便被身旁吴妙晴的娇喝声打断,若非柏敬琋眼疾手快拽住了少女的手臂,她恐怕便要扑上去与那几人拼命了!

     “吴博士,你躲了这么久,真是让我好找啊!”胖子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拿过匕首,贴着吴母周围的面颊刮过:“吴博士,只要您乖乖配合,交出u盘,我保您一家平安,如何?”

     吴山闻言后陷入了迟疑,胖子见状,收回匕首:“吴博士,这样好了,反正我有的是耐心,您不妨先考虑下我的提议!”他的笑容格外阴沉,让柏敬琋在旁看得都有些毛骨悚然。

     此时,他算是明白,自己只是遭了池鱼之灾,下次出门之前一定要看黄历,这种经常发生在电影中的事竟然也能被他遇上,当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却不知在这么个安保设施不错的高档小区中,这些人又是如何进来的,那u盘里又有什么重要的内容?

     柏敬琋此时对他们这些是非恩怨及爱恨情仇都不感兴趣,只是想着不要牵连自己,能够自保便好。

     吴母受到了惊吓,似乎是昏迷了过去,偌大的房间中寂静非常,呼吸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吴山的身上,他接下来做出的决定将直接影响事情的走向!

     “好,我答应你!”思索了将近十分钟,吴山才颇为艰难地开口说出了这句话。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浑身似是虚脱了一般,踉跄了几步,方才稳住身形。而柏敬琋却如释重负般吸了口气,他现在生怕这吴山是个死心眼,为了这么一个u盘便跟他们玉石俱焚!

     “好,吴博士你果然识时务,那咱们不妨一手交人,一手交货!”胖子志得意满,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u盘并不在我的住处,你打算如何交换?”

     闻言,胖子的笑容更盛;“我当然知道u盘不再这里,不然又怎会与你们说这么多废话?你将u盘所在的地点说出,我自会派人去取,如若找到,那我们现在便离去!”

     “你做梦!如果你们这么没有诚意的话,那我们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吴山面色一寒,说出的话令胖子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凝。

     “好,那你来说怎么办!”胖子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

     耳听他们的谈判濒临破裂,柏敬琋不由大急,上前一步:“不妨这样,让吴伯父将地点告知于我,我去取来,如何?”

     胖子眼珠滴溜溜一转:“如此甚好,吴博士,你说呢?”

     “我没有意见!”

     “你不会是打算趁这机会偷偷溜了吧?”见柏敬琋这般模样,吴妙晴似是猜到了其中想法,不由轻轻哼了一声,问道。毕竟这关系到她全家,她此时十分之矛盾,虽然不忍柏敬琋蹚这趟浑水,但却也不希望他会独自逃走。

     本来柏敬琋还犹豫不决,心中天人交战,一个声音告诉他不应卷入此事,而另一个声音则告诉他如若独自逃走,良心难安。